化工塑料网

当前位置:首页
>>
>>
正文

从TCL看中国制造再出发

从TCL看中国制造再出发

         30年前曾在日本、20年前在港台、10年前在韩国演绎的经济转型图景,正在中国徐徐展开进展极快。仅仅17个月,一片空地上就“长”出了现代化的工厂,组建了世界一流技术团队、搬进了最先进的生产线,开始生产第一批自主研发的液晶屏。这里是深圳宝安光明新区深圳华星光电技术有限公司。8月8日,国内最高世代液晶面板项目——8.5代液晶面板项目在此开工投产。项目总投资245亿人民币,由深圳市国资委旗下的深超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与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TCL)共同投资,是深圳建市以来规模最大的投资项目。此次投产将改写中国液晶屏必须依赖进口的历史,被视为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标志事件。自此,TCL升级为国内首家拥有液晶电视全制程和大规模生产能力的企业,并跻身全球同业中的第一梯队,得以与韩国三星、LG等企业同台竞争。不过,更残酷的竞争才刚刚开始。TCL董事长李东生(微博)意识到,在科技进步日新月异的背景下,拥有技术和生产力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对全球技术的快速反应力和整合力。TCL所处之局势,亦是中国制造业现阶段面临的挑战。经过三十年超速发展,中国制造业正遭遇“成长的烦恼”:依靠廉价劳动力、土地、资本等要素投入和出口拉动的增长模式已难以为继。在素有“世界制造业中心”之称的珠三角,转型压力尤为沉重。2008年以来,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频出新政以催生“创新型经济”,获得产业界的积极响应。“30年前曾在日本、20年前在港台、10年前在韩国演绎的经济转型图景,正在中国徐徐展开”。科技部高技术研究发展中心副主任杨林村看到,产业界志存高远者,都在重塑优势,再度出发。但对进入攀岩期的中国制造业而言,前方已无坦途。要存活,需要富有判断力和执行力,并紧跟时代步伐;要取胜,则在此基础上善于整合,开辟新领域,成为潮流引领者。奇迹与危机所谓时势造英雄。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正是百废待兴之时,多少行业的创始者在一片片废墟中横空出世。1985年,十二届三中全会提出“发展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后不久,惠州一家名叫TTK的家电公司继录音磁带后又在电话机上看到了商机。当时中国通信业刚刚起步,国内只有摇把电话,而在海外,按键式电话已经开始流行。公司几经周折,引进港商投资,成立了通讯设备公司,在其简陋的厂房里,技术人员经过无数个通宵达旦的研制,生产出国内第一台“扬声免提按键式电话”,产品迅速走向全国和世界,并在国内市场拥有60—80%以上的市场份额,成为中国的电话大王。1993年,这个合资公司挂牌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通讯终端产品生产企业——那一年,国务院第一次明确提出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这个公司叫做TCL通讯设备有限公司,TTK即是TCL的前身。后来大家都知道了,上世纪90年代初,彩电成为城镇居民家庭热衷的“大件”,但国产彩电制造刚刚起步。TCL开始研制王牌大屏幕彩电,几年后兼并香港陆氏公司的彩电项目,成为国内彩电业王者。那时的珠三角和长三角,类似的故事并不鲜见。然而,一举成名者众,长居潮头者又有几人?先行者的成功案例吸引了大批海内外资本涌入,那些早期利润丰厚的行业被竞相逐之。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没有比家电业更残酷的行业了,内忧外患压迫着每一个企业的神经。亚洲金融危机使海外订单骤减;国内市场更是一片乱局:投资过热造成产品大量积压,且同质化严重,无论是产品面貌还是营销方式,均千人一面,价格战的硝烟随处弥漫。尽管各大企业总资产持续增长,利润却一落千丈,一些企业甚至负利率运行。不堪竞争之苦,大批曾辉煌一时的家电企业,如燕舞、爱多、小鸭、小天鹅、波导等,逐渐没落于市场的洪流中。在通讯产品板块,最早获得手机生产牌照的13家企业,目前只剩下TCL通讯在正常经营,且业绩走高。企业谋变对行业守望者而言,每一场危机,都是强化自身力量、促进变革的催化剂。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TCL海外订量骤降四成,李东生环顾四周,开始寻找新的市场。李东生把目光对准了越南。越南当时人口规模有8000万,彩电年销量仅为60-70万台。作为中国最早的合资企业之一,TCL一直心怀全球化之梦。这也是一代中国制造业企业家的梦想。1999年12月,TCL全资企业在越南运营。18个月后,TCL的越南企业开始盈利,目前,TCL彩电在越南的市场份额稳居前三席,成为当地响当当的名牌。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尽管TCL彩电当时在国内市场占有率居首,但在外国强势家电品牌的冲击下,瓶颈已现:在成本控制方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呢面,国内企业需向外国同行支付高额的技术专利费;国内市场竞争日益激烈,想要出口,要遭遇苛刻的反倾销调查和出口配额限制;在海外市场,很少见到自己的品牌,汗流浃背却只能谋得微薄组装费。李东生看到,缺少核心技术与品牌力,仅依靠廉价劳动力获得成本优势的中国制造业模式,正在走向尽头。除非加大步伐进行全球化资源配置,否则仅靠自身力量无法彻底突破上述制约。2004年,TCL完成了对法国汤姆逊彩电业务及阿尔卡特手机业务的收购。尽管此举成本高昂,但对突破自身发展瓶颈却意义重大。其一,并购使TCL成功规避发达国家贸易壁垒、获得了通向欧美及世界市场的通道;其二, TCL自身突破了仅在国内的业务组织优势,迅速建立起全球性的业务架构与越南战略一样,18个月后,对阿尔卡特手机的收购给TCL带来回报。如今手机业务已成为TCL四大主营业务中的利润奶牛,且海外业务占90%权重,在全球手机销量中居第七位;彩电业务在遭遇挫贵州癫痫治疗去哪里折之后2008年第一季度扭亏为盈,如今也彻底放下包袱,告别青涩,走向全球化的成熟运营阶段。新起点没有人知道市场最终会将企业引向何处。挑战是永恒的主题。近年来最大的挑战是,科技的进步正使得消费电子产品的更新有如时尚界的服饰。“产业经营环境普遍严峻,科技发通辽癫痫治疗展的速度大于科技应用的速度,对资源的快速周转比对资源的占有更重要,对技术的快速整合比对技术的拥有更重要。”李东生在他的微博中写道,“企业必须加强对产业供应链、技术链的控制,形成资源快速周转、技术快速应用的能力。”以彩电业为例,液晶屏是彩电制造中的最核心亦是最高端部件,成本占整机60%以上。由于核心技术难以掌控,此前中国彩电业所需的液晶屏全凭进口,相关企业在应对市场挑战时,屡屡受制于人。“市场好时,液晶屏不一定能及时供货,市场不好时,预订的液晶屏亦不能退货。”李东生说,更关键的是,缺乏对这一核心部件的生产力,也意味着难以在技术层面上对市场变化及时反应。华星光电8.5代液晶面板项目正是这一思虑下的产物。“企业控制的产品线越长,产品创新的空间越大,对市场的反应速度就越快”。李东生认为,这是8.5代液晶板项目最重要的价值。30年弹指一挥间,全球化格局仍在风云变幻。中国市场的发展壮大带来机会无限,借此东风,本土制造业将在这个舞台上完成从跑龙套——配角——主角的角色转换。花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提出,未来10年中国制造业将进入一轮高度整合的时期。整合之后,行业集中度将大大加强,大部分行业会形成由三五家大企业领头,数十家中小企业跟随,再有一群微小企业提供延伸式服务的格局。“一些现在有潜力和抱负的企业会成为行业的领头羊和知名品牌的创造者,同时活跃于海内外市场。”沈明高说。在科技部高技术研究发展中心副主任杨林村看来,相对世界其它地区,中国制造业将呈现出更明显的优势。一方面,低成本优势在中长期内不会消失。“我们唐山市看儿童癫痫病医院有大量的劳动力,虽然现在工资上来了,但是在未来可预见的二三十年内,低成本的优势依然能保留下去”。此外,行业龙头企业将拥有全产业链的制造和整合能力。“未来几十年内,中国不会发展成欧美国家那样,让研发和销售留在国内,把制造转移出去,我们的产业结构必然是从上游到下游,从低端到高端,通吃。”

文章由本家电中国资讯网整理后上传